位置:电商新闻网 > 电商零售 > 正文 >

北京石景山法院为消费者筑牢网购维权"保护网"

2020年04月08日 21:10来源:电商新闻网手机版

导读

网络购物,因其便利快捷已成为消费者选购商品和服务的重要方式,但网络购物虚拟化的特点,导致消费者在交易前仅能通过网络上的文字描述或商品图片了解商品,无法直观地见到实物,也无法与销售者面对面交流,所以在网购过程中容易出现一些“糟心事”,因网络购物产生的法律纠纷亦呈快速增长的态势。在“3·15消费者权益保护日”之际,北京市石景山区人民法院对审理的网络购物典型案例进行分析并给出法律提示,以期为消费者筑牢网购维权“保护网”。

“海外代购”起争议 法律关系先明晰

吴某于2018年4月10日通过某购物平台在陈某经营的店铺购买了4瓶白藜芦醇胶囊,并支付了相应价款。商品标签写有“本店商品均采购于美国,本店仅提供代购服务”。2018年4月11日,陈某通过快递从上海将涉案商品邮寄给吴某。吴某收到商品后,发现上面加贴的中文标签中,仅标注有产品名称、净含量、原产国、进口商等,而未标明生产日期、保质期及生厂商等其他信息。

吴某认为陈某出售的商品没有明确标注生产日期等重要的商品信息,不符合我国的食品安全标准,故将陈某诉至法院,要求其退货退款,并支付货款十倍的赔偿金。陈某则辩称,吴某在购买之前就知悉其购买的为国外代购商品,其向吴某提供的是代为从美国购买相关商品的服务,即海外代购,故双方系委托合同关系,而非买卖合同关系,因此不应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规定的十倍赔偿规则。且陈某出售的商品均采购于产品官方网站,系正规商品,并无食品安全问题,故不同意吴某的诉讼请求。

法院经审理查明,陈某通过商品的美国官方网站提前采购了多瓶涉案白藜芦醇胶囊,完成海关清关手续后存放于上海库房。吴某下单购买该商品前,曾询问店铺客服人员该商品是否有货,客服人员答复称“有现货,上海发货”。法院认为,代购行为的实质为委托合同关系,合同标的为委托代为购买的行为。但本案中,陈某从国外购买涉案商品的时间早于吴某下单的时间,根据吴某与店铺客服的聊天记录以及陈某的发货时间看,吴某购买的为现货,即涉案商品在购买前已经处于陈某的掌控之下,而非接受吴某的委托后进行购买,故双方之间系买卖合同关系,应当受《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之调整。涉案商品加贴的中文标签中,生产日期、保质期、生产商等重要信息标识缺失,影响消费者获悉所购食品的真实情况,不符合我国食品安全标准对进口预包装食品标签的要求,故支持了吴某的诉讼请求。

■法官提示

网络代购服务,系指代购者接受被代购者委托,在特定地区购买指定商品后,通过约定方式交付于被代购者,并从中收取报酬的行为,故双方的交易行为系代购者接受被代购者委托后发生,排除了现货交易,代购者获得的报酬也是代理费,而非货款。而目前一些网络购物平台上卖家开展的所谓“海外代购”服务,是卖家已提前购得了特定商品,在已取得商品的所有权后,卖家将商品的规格、价格等信息在自己的店铺明确发布,买家对商品现货进行购买。在此种情况下,双方应形成买卖合同关系,而非委托合同关系。店铺卖家作为商品的销售者,有义务向消费者提供质量和性能符合相关标准的商品。所以,当消费者购物时没有与商家就委托购买事务进行磋商,而系选择现货商品并且付款后,消费者支付的系买受商品的对价,双方就成立买卖合同。当购买的现货商品存在问题时,消费者有权要求商品销售者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验货环节莫忽视 及时存证利维权

姜某通过一购物网站在某生物科技公司开设的旗舰店购买了20罐古法姜糖,并支付相应价款。几天后,姜某收到某生物科技公司寄送的快递包裹。收件时,姜某感觉该包裹的体积与重量与所购商品不符,遂与快递员当面开箱查验,并录下开箱视频。经检查,快递盒中仅有一只勺子,此外再无其他物品。姜某与某生物科技公司多次协商要求退款,但某生物科技公司辩称,对于快递中仅有一只勺子的情况并不知情,姜某已自行确认收货,即自认已收到货物,双方交易已完成,故不同意退款,姜某遂诉至法院。

本文地址:http://www.110tao.com/dianshanglingshou/253968.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